梅里浅葵

从前有一个逗比文艺女青年走出了象牙塔,人潮人海中混沌着

【全职同人】刘卢/微喻黄 《就是一篇校园paro实在不知道起什么标题》

*人生第一篇同人文居然是刘卢

*“刘小别目标是超越黄少,卢瀚文目标是和刘小别决一胜负”“捍卫自家母上的感觉”“打着打着自家母上成了对方丈母娘”由于和小伙伴聊出了这样的脑洞让我有了冲动敲文

*感谢小伙伴的意见,已修改

*可能有点OOC(?)& 年龄不太对劲什么的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啦(●´▽`●) 

---------------------不介意的话就随便看看吧^^-------------

黄少天最近有点烦,以至于一下课大家纷纷以各种理由诸如“上厕所”“去小卖部扫荡”“散个步”“晒太阳”“赏月亮”等等理由逃离课室以防止耳朵酸麻——

“隔壁班那家伙烦不烦烦不烦烦不烦一见到我就死盯着我说等着吧我要超越你擦擦擦擦老子知道自己风流倜傥成绩骄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引人嫉妒也是正常的可这货成天瞪着俩眼就差甩把刀过来了我特么竖中指都没有用啊班长你说说该怎么破啊啊啊!!”

话唠的功力不可小觑,以黄少天为中心方圆3米仅存两人,百唠不侵的班长喻文州以及总是小跟班一样在一旁“黄少黄少”地叫嚷着的14岁天才卢瀚文。

喻文州总是可以从黄少天一大波语言轰炸中挑出重点:“他说要超越你,然后逮到机会就挑衅你?”

“是啊班长你说这叫什么事我太强了果然也是一种错么哎既然如此我……”

“少天,”喻文州笑了笑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他叫什么?”

黄少天挠了挠头,“好像叫什么……哦,刘小别。对,就是他,听说隔壁班上次有个家伙提前40分钟就交了卷手速还真不错应该是他没跑了……”

卢瀚文的小耳朵抖了抖。

黄少天继续blabla地对着喻文州详细描述自己被刘小别纠缠上的过程以及他对这个人有多么敬(shen)而(wu)远(tong)之(jue),顺便向两人口头展示了刚刚制订的具体逃脱计划。喻文州嘴角翘上去就没下来过。有趣,喻文州觉得很有趣。能让少天应付不来的人,会应付不来什么人呢?这样想着,喻文州眼神一飘却看到卢瀚文笑嘻嘻地看着黄少天,说着黄少黄少你放心我帮你。黄少天拍了拍小卢的肩表示平时零食没白喂,十分欣慰。一转瞬又开始一脸正经地教育起小卢远离刘小别千万别被盯上并列起其人的奇怪行径……

喻文州开始了专心安抚眼前这只炸毛小猫这项愉快的工作。 

 

悦耳的放学铃一响,黄少天把书包往背上一甩率先冲出教室门,力求不撞见视自己为超越目标并有着奇怪的执着的刘小别。看来这就是他的逃脱计划的第一步。结果人还没跑出教学楼,眼里就走进来夹着篮球满身汗水淋漓、一看就是刚打完篮球的刘小别。

“!!!“ 这烦人的家伙最后一节课上的体育啊摔!早知道我就不跑那么快了摔!

刘小别一见黄少天,眼底两簇火一燃,眉毛一挑,“听说你篮球打得也很不错啊,来一场?“

来你妹啊你整个人都跟水里捞出来一样了还要打啊到底是有多烦啊!

黄少天扯了扯嘴角,送了一句话加两个中指给了对方。

“就不打!你咬我啊咬我啊咬我啊!”

眼底那两簇火更盛,刘小别刚开口要回些什么话,却意外地看到一个小个子匆匆横插进他们之间——

“我跟你打!”

刘小别微微低头,看见一张未脱稚气的脸,一脸认真地和自己对视。明明比自己矮了一个头,气势倒是不错,浑身一股子精力充沛的青葱气息,还有那两只眼睛,真亮。有点眼熟。

哦,是隔壁班那个天才小鬼吧。

“小鬼,我知道你成绩不错,但是篮球,”他上下扫了一眼卢瀚文的身量,“算了吧,跟你打我没兴趣。”

“我会赢你!只要赢了你,就不准再骚扰黄少了!”小鬼坚持。

“我说你——”小别话还没说出口,眼前这小子居然趁他一个不注意抢了他的篮球就往外跑。

“啧,臭小子!”小别只好跟着跑了出去,把他本来要挑衅的对象忘在身后。

“瀚文太棒了!明天给你买好吃的!“窃喜于脱身纠缠的黄少天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少天,你的伞。”

 

一颗篮球猛地扎进篮网,刘小别完成了一记漂亮的灌篮。要是在平时或许会收获叫好声,只是在此时仅剩俩人的篮球场上,有的只是他们重复着的基本相同的对话。

“你看,我早说了,你打不过我!”

“再来!”

……

“你——”

“再来!”

……

不出刘小别所料,卢瀚文果然不怎么会打篮球,不仅身量没料,动作也没料。他有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还在这浪费时间跟一个篮球废的小鬼打one on one。卢瀚文不想给他想明白的时间,即使被压着打也没花半秒来颓然一下,又是一个箭步上去第N次努力抢球……刘小别一个闪身,蹬蹬蹬几步又上了个篮。球进的一刻,他突然想,自己还能继续这么无聊的比拼,大概只是想看这小鬼认真不松懈的样子,能再坚持多久。

这场看似独角戏的篮球比拼,碾着时间却毫不自知。

“再来!”

……

又是一球进网。刘小别落地后顺手接了从篮网钻出来的球,回头,看着那小鬼两手撑着膝盖“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下午五点半,天比往常更暗些,灰蒙蒙地笼着它底下的一切,却衬得那小鬼那双眼更亮了,像两个早上九点的太阳。周围安静地像是天地间只剩了他们两人似的,刘小别突然不想动了。

“再来!”这边卢瀚文撑起身,准备再一次挑战。脸上却被一丝突如其来的凉意砸中,抬头,不知何时乌云密布。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雨越砸越欢快,不知天上哪位给倾了喷壶,浇湿了葱茏草木,娇嫩绯花,攀爬的小蜗牛,洒了汗水的水泥地,和站在那地上的两个人儿。湿气混着泥土的腐味和草木的清香,慢腾腾弥漫开来,撩拨着人类的鼻翼。“哈啾!”卢瀚文中招。刘小别一手夹着篮球,一手抓起小鬼的胳膊跑着赶回教室。湿透了的衣服紧贴着身子,黏糊糊很不好受,浑身还泛着冷,不过自己胳膊被抓着的那块地方,卢瀚文觉得暖暖的。

 

大概是因为看到下雨的预兆,教室里人早已经走光。“哈啾!”又是一声喷嚏,卢瀚文搓了搓鼻子,看着旁边的刘小别从挂在椅子上的挎包里抽出一条毛巾,刚想往自己脸上抹,手一顿,转了个方向把毛巾盖在旁边小鬼的头上。

“把你头上那撮毛擦擦。”

“你上学还带毛巾啊?”

“我经常打球啊,毛巾必备。”

“臭臭的。”

“闭嘴!”

卢瀚文偷偷弯了嘴角,到底还是乖乖地低头埋进毛巾里,擦拭起自己柔软的发。

 被这小鬼缠着打球都没注意到变天了。刘小别闷闷地想。俩人把自己身上能擦干的擦干后,百无聊赖地坐着。过了一会,卢瀚文歪头盯着刘小别说:“我们明天再继续吧!”

“烦死了小鬼,”刘小别撇撇嘴,“不打了。”

“那你答应不去骚扰黄少!”小鬼趁热打铁。

“嘶——他是你什么人?怎么你老跟护媳妇似的。”刘小别斜瞥着眼。

卢瀚文脑内突然闪过班长微笑的脸,像是忽然又觉得冷了一样微微一颤。

“是护妈。”

刘小别表示听不懂。

卢瀚文甩甩脑袋,“反正你要跟黄少PK,就得先过我这关!不比篮球就比别的吧,一个星期后的月考怎么样?就这么定了!”

刘小别俩眼一瞪,“喂,小鬼!说起来我还比你大几岁呢!你就这么自作主张地拍板了?!”

“哦,”小鬼眨了眨眼,“那就这么定了,小别哥哥。”还笑得特灿烂。

 

刘小别忘记了“咬牙切齿”该怎么做。

面前的小鬼笑弯了的两只眼还是那么亮,像两个早上九点的太阳,直直照进刘小别心底的暗湖,那片平静许久的暗湖感受到阳光便活泼了起来,湖底开始翻涌起生机,搅得湖面泛起阵阵涟漪。停不下来。

教室里顿时只剩呼吸声。刘小别猛地把头扭开,看向窗外。

雨停了。

雨滴顺着树叶凹陷的中间脉络滚落,溅在树底下一株开得正艳的黄蔷薇花瓣上,晃动了那抹鹅黄。

刘小别看着看着,柔和了眉眼。

 “臭小鬼。”

TBC(maybe(x

=============================================

 @莫与之逆  从高考挤得生不如死的800字到这一篇2685......果然是同人爱的力量(๑•ㅂ•)و✧


评论
热度(6)

© 梅里浅葵 | Powered by LOFTER